产业动态
 聚焦科创板正式开市交易
发布时间:2019/7/23 15:14:00

   从2018年11月5日提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到2019年7月22日首批25家企业正式上市,仅仅用了259天。证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设立科创板是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激发市场活力、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重要安排。而科创板背负的使命,不仅是支持科技创新企业发展,更是以注册制为基础的资本市场制度改革。对于投资者而言,打新收益、基金投资、后市走向都是关注的焦点。


注册制对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影响深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刘慧



  2019年7月22日是科创板上市之日,同时意味着中国资本市场迎来一场制度的变革。注册制涉及到一系列的制度变革、法律的修订,发行门槛降低,放权于市场,将最大限度地发挥市场机制在企业上市过程中的作用,被普遍认为是中国A股市场设立以来发行上市制度最重大的改革,对于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影响深远。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美国注册制实行长达80余年,探索出一套完备的制度体系,受益于深厚的法律法规土壤、执行到位的惩处诉讼赔偿环境,还有事前公平的准入制度、事中完善的信息披露制度、事后严格的退市制度。中国科创板实施注册制,应构建以信息披露为中心、以严格退市为后盾的市场生态,同时在立法、司法环节推进法律法规体系、惩处力度与投资者保护等外部环境改善,股市和新经济长期繁荣指日可待。


让市场选择有价值的企业


  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提出“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但因为多种原因,注册制改革之路并不顺畅。市场人士表示,此次推出科创板及试行注册制的意义重大,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举措。

  截至7月22日,科创板已受理有149家企业申请,25家科创板企业从受理到证监会同意注册平均用时75天,科创板企业不到3个月的时间既可完成核准制三年的上市历程。

  “随着科创板和注册制逐步落地,改变的不仅是发行制度,A股市场和监管生态也面临重塑。”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对记者表示,我们可以借鉴美国资本市场的经验,站在顶层设计的高度审视注册制及配套制度,以注册制为抓手,重构以信息披露为中心、以严格退市为后盾的市场生态,同时在立法、司法环节促进法律法规体系、惩处力度与投资者保护等外部环境不断改善。

  美国法律体系比较成熟,上至国会、下至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形成多层次信息披露规则体系。法律上确立反欺诈原则,SEC层面形成多层次信息披露规则体系。任泽平表示,我们的四部法律涉及公司信息披露,但存在法条冲突、法条虚设的情况,证券立法滞后,要构建规则清晰的法律法规环境。完善信息披露规则体系,建立起以《证券法》为核心的,科学、统一、严谨的会计信息披露立法体系,现有法律法规冲突矛盾的地方要及时理顺,现有法律中难以实践操作的要予以纠正。

  美国向投资人提供充足信息,SEC让投资人作出价值判断,对信息的真实性不作保障。“我们的发行制度应放权于市场,让市场逐步选择真正具有价值的企业。”任泽平表示,科创板的制度设计体现了注册制的精髓,即放宽上市条件限制,加强信息披露,严惩财务造假,并加强对事中事后的监管。未来在试点的基础上可以吸收试点的经验,稳妥推动A股主板发行制度的注册制改革。

  上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借鉴境外成熟市场经验基础上,科创板引入不同于主板的创新交易机制,放开放宽涨跌幅限制,让市场充分博弈。引入价格申报范围限制,优化盘中临时停牌机制,市场订单设置保护限价。投资者应寻找最适合的价值判断指标,理性投资。

  各界也呼吁,加快机构投资者的入市比例,打通社保基金、银行理财、保险、企业年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入市瓶颈。发展资管产品和证券化产品。


适当简化退市程序


  美国重视风险披露,不仅依靠SEC行政监管,更侧重发挥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等自律组织作用,同时激励内部举报。各机构均表示,科创板应实施更为严格的退市标准。另据纳斯达克的经验,随着机构投资者占比提高,市场日趋成熟,市场流动性分化,退市制度将成为市场出清的有效手段。

  任泽平认为,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监管体系,要从事前监管转变为事中事后监管,注重发挥自律组织和社会舆论监督力量。发行上市环节以信息披露的真实、及时、准确为核心,要重视风险揭示、内控机制等定性内容的披露,避免流于形式,有针对性地披露可能对公司有不利影响的风险因素,并进行实质分析。调动自律组织、行业协会和社会公众的监管积极性,让违规行为无处遁形。

  退市机制上,美国重交易指标,比如收盘价、成交量等高频指标,不易被操控,流程也简单。目前中国偏向财务指标,保壳动机强,退市不畅。在任泽平看来,我们的退市标准重心应从财务类转向交易类,监管退市流程。财务指标较高频的交易类指标而言,更易受到上市公司的人为调整,指标设置不严谨容易滋生监管套利的空间,出现为“保壳”进行财务造假或股价操纵的情况。财务指标是历史数据,仅代表公司过往经营业绩表现,对于即将可能在科创板上市的科技企业而言,更应当关注公司未来发展的可能性。适当简化退市程序,避免僵而不退占用上市资源的情况。


加大信披违法处罚力度


  在惩处追责上,美国注重严刑峻法、集体诉讼和公平基金,让财务造假公司付出惨痛代价。在美国财务造假者可处以500万美元罚款和25年监禁。中国虚假披露惩处力度轻,最高刑期仅三年,处罚金额最高60万元。美国普遍使用集体诉讼,可将罚没返还投资者,设立公平基金将违法所得和罚款返还受害者,仅2018年投资者获赔高达7.94亿美元。中国投资者保护缺乏专门立法保护,相关机制正在探索期,民事赔偿还没有落地。

  任泽平表示,应加大处罚力度,完善民事赔偿责任追究制度。公司因信息披露违法、欺诈上市、重大公众安全违法案件等情况触发强制退市,需要追究各方当事人的责任,赔偿投资者的损失。完善民事赔偿责任追究机制,建立股东派生诉讼、集团诉讼、先行赔付等机制,为投资者提供更多可行的维权渠道,提高获赔效率。加强行政部门与司法部门协同办案的效率,针对新提出的“五大安全”领域的重大违法案件,尽快出台司法解释指导司法机关立案和审查。

  7月22日,对整个中国资本市场是历史性的一天,不仅是在证券市场上增加一个板块,还为金融支持实体、支持高新技术企业发展提供了市场基础,科创板将发挥试验田作用,为资本市场制度改革形成可复制的经验。


科创板开市了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刘慧



  7月22日9点半,随着上交所开市锣的敲响,科创板股票正式挂牌交易。首批25家全部为科技创新型企业,2018年研发投入金额在营收中平均占比11.3%,有7家公司研发投入超过亿元。

  经过短短259天,科创板就上市交易,从此拉开了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新篇章。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对科技创新的推动力量巨大。一方面,提高了股权投资退出的成功率,减少了股权投资机构的后顾之忧。另一方面,借由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科创企业可进行上市融资,创始人与研究人员可以因此获得声誉与财富,研发新技术与创新的动力会进一步增强。

  根据第三方机构对国内科创企业调研的结果,现在国内约60%的科创企业认为,融资困难是发展的最大制约因素。

  统计数据显示,25家科创板公司总体募资资金达370.18亿元,较原先预期募集资金增加59.29亿元。分主题产业看,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拟募资金额最多,合计690.02亿元,占全部科创板企业募资总额比重近50%。其次为生物产业,拟募资金额达294.42亿元,占比近21%。中国通号以105.03亿元的募资金额居全部科创板受理企业首位。25家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平均值是23.8亿元,中国通号以400.1亿元营收领先其他公司,其次是营收30.4亿元的容百科技。新光光电营收最少,为2.1亿元。

  李奇霖表示,做好科创,就要充分发挥资本为科创赋能的作用。美国的科技产业现在如此发达,与美国在20世纪70至80年代建立的“纽交所—纳斯达克市场—其他交易市场”这种成熟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密切相关。

  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统计,在1971年纳斯达克成立前,美国国内的知识产权产品投资增长缓慢,规模一直在300亿美元以下。在1971年纳斯达克成立后,配合着硅谷兴起的股权投资,旧金山大湾区里的高科技产业尤其是半导体产业迅猛发展,全美的知识产权产品投资额也从这个时间点开始,出现了指数式的增长。

  中国目前正在建设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分为主板中小板、科创板创业板、新三板、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与券商OTC四个层次。

  李奇霖表示,应鼓励并购重组,整合资源。高科技产业做强需要大型企业,大企业具备持续高投入的能力,具备和现有市场的领先者掰手腕的能力。中小微科创企业是新技术的发掘者,从技术萌芽到产品化到技术更新换代,最后离不开大企业的持续投入。美国科技领域近十年,能成功的初创企业大幅下滑,中小企业往往在创意产生后就会被大企业并购。谷歌、微软、英特尔等科技寡头占据了全球市场的半壁江山,就是这种现象的证明。

  李奇霖还表示,金融作为资源整合的中介,可利用并购重组等手段,整合高科技产业内部的企业,帮助科创企业做大做强,提高市场竞争力,在国际市场上获取主动权。


公募基金应理性参与科创板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张炜



  科创板7月22日正式开市交易,能否平稳运行受到各方关注。引人注意的是,部分基金公司近日收到《关于公募基金参与科创板投资有关要求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这份《通知》中,监管机构对公募基金参与科创板投资的研究报价、投资交易、销售管理、合规风控等方面提出要求。

  在投资交易方面,《通知》要求公募基金切实发挥专业引领作用,坚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理性投资,严格控制投资交易换手率,保持基金产品投资策略与投资风格的稳定性与一致性,严禁跟风炒作、追涨杀跌。《通知》要求,公募要严格落实组合管理、分散投资原则,在现行法规规定基础上,进一步从严设定科创板股票投资比例限制、审慎投资,切实做好流动性风险管控,避免因集中持股导致基金净值大幅波动。

  公募基金是A股重要机构力量之一,在科创板市场上的作用更加突出。一方面,科创板不同于原有A股市场,对个人投资者设置了“证券账户及资金账户的资产不低于人民币50万元并参与证券交易满24个月”的交易门槛。这意味着机构与大户是科创板的主要投资群体,公募基金操作对市场走向产生重要影响。另一方面,公募基金架起个人投资者参与科创板投资的桥梁。未满足适当性要求的个人投资者,通过购买公募基金等方式参与科创板。公募基金能否打造绩优产品并提升认可度与影响力,对科创板的资金引入,以及市场健康稳定发展非常关键。

  科创板的推出注重“新增资金与试点进展同步匹配”,公募基金是科创板引入的重要增量资金之一。今年上半年,共有18只科创主题基金发行成立,还有上百只尚待获批的科创主题基金。尽管市场化发行意味着新股申购不再稳赚不赔,但从首批25只科创板新股的申购情况来看,公募基金的参与十分踊跃。有统计显示,截至7月19日,有1594只基金产品参与了科创板打新并获得配售,涉及100多家公募基金公司,获配总市值达134.99亿元。其中,南方基金获配产品数量最多,达71只;“信达澳银新起点A”获配22只新股,获配金额为988.61万元,占其基金总规模的8.18%;国联安基金旗下的两只产品打中了所有25只科创板新股。

  科创板新股上市首日大涨,7月22日早盘均股价翻倍,其中6只新股涨幅超过200%。这远超过此前“不少卖方预期涨幅在30%至50%”。公募基金“打新股”获利丰厚,但对科创板投资仍须保持理性。投资者应该充分认识到科创板企业特征及交易机制均不同于原有A股市场,市场风险相对较大。当年28只首批上市的创业板新股的成败也表明,非理性投机炒作风险大,提高研判能力抓住绩优成长股才是长期投资的取胜之道。

  公募基金应当理性参与科创板投资。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募基金专业委员会今年3月提出,公募基金是科创板的重要机构投资者,对助力科创板发展可起到重要作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指出,公募基金应发挥专业机构投资者作用,坚持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避免短期市场博弈行为,促进形成更为理性稳定的资本市场。另外,上交所在科创板开市前呼吁,市场机构摒弃割韭菜的交易方式。基于企业基本面进行判断,理性投资,科学决策。

  我国公募基金相比成熟市场上的机构存在投资行为短期化的特征,有必要对其提出避免短期博弈行为的要求。国泰君安的一项研究表明,以主动型股票和混合公募基金为例,换手率从2004年的平均113%提高到2013年的334%,而美国股票型基金1980年至2013年间的平均换手率为61%,2013年为41%。换言之,2013年中国股票基金换手率为美国的8.14倍。据分析,造成公募基金换手率偏高的主因有两点:一是在散户主导的中国股市,机构投资者往往只能顺应市场特征;二是基金经理们受到短期考核的压力。

  相比之下,科创板投资者结构发生变化,50万元交易门槛的设置使散户不再成为主导,公募基金承受“散户市”导致的“顺势而为”压力减轻。与此同时,短期考核导致使公募基金换手率高的压力也得到缓解。此次发布的《通知》,在合规风控方面要求,基金管理人建立长期考核机制,对科创板股票投资及科创主题基金,应设置不低于3年的考核期,避免短期考核干扰投资策略的稳健执行。

  “炒短”是A股长期以来“牛短熊长、暴涨暴跌”的主要根源之一。公募基金坚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理性投资,可在科创板市场上发挥“稳定器”的作用。随着投资者结构发生变化,公募基金等机构带头不参与“跟风炒作、追涨杀跌”,带动市场投资风格转向理性,将有助于科创板行稳致远。科创板市场健康稳定发展,也将有利于公募基金获得理想的投资回报,并吸引散户资金认购投资科创板的公募基金。科创板发挥改革试验田的作用,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还将推动整个A股市场走向成熟与理性。


信息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