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动态
 政府引导基金靶心是“硬科技”
发布时间:2019/10/21 10:34:00

       经过多年实践,政府引导基金正在从多点开花、全面布局向“硬科技”聚焦。5G蕴含巨大产业机会,2019年被认为是5G商用元年,5G技术被业界认为将掀起新一轮数字经济浪潮,引爆智能网联汽车、工业互联网、虚拟现实、移动医疗等新兴产业,成为下一个万亿级经济增长点。2019年上半年,政府引导基金聚焦5G。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范媛

       2019年上半年,与5G相关的政府引导基金已经“跑出”5G速度。


政府基金“盯上”5G

       全球5G商用服务已经拉开帷幕。韩国最早,该国三大运营商在2018年12月1日同步在韩部分地区推出5G商用服务。美国紧随其后,2018年12月21日,AT·T在全美12个城市率先推出移动5G服务。2019年5月30日,英国成为全世界第三个实现5G商用的国家,英国电信公司旗下的运营商EE宣布将在英国的六座城市启动5G服务。中国位列5G商用第一阵营,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日本和欧盟预计将于2019年下半年开启5G商用。

       5G蕴含着巨大的产业机会,2019年被认为是5G商用元年,5G技术被业界认为将掀起新一轮数字经济浪潮,引爆智能网联汽车、工业互联网、虚拟现实、移动医疗等新兴产业,成为下一个万亿级经济增长点。

       中国信通院预计,2020年,网络设备和终端设备收入合计约4500亿元,占直接经济总产出的94%。2025年,终端设备和电信服务支出分别为1.4万亿和0.7万亿元,占到直接经济总产出的64%。

       另据中国移动测算,到2030年,5G对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约为6.6万亿元,带动直接和间接就业机会约2000万个。

       “5G商用初期会带动网络等基础设施的建设需求,通信设备行业将成为最大风口。商用中期,终端市场将成为消费主力,结合运营商的商业推动,下游产业链将充满投资价值。商用后期的增长潜力将集中于软件与信息服务业,大众商业应用与专业解决方案的收入将会显著增长。”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孙传旺认为。

       但从今年上半年密集发布的政府引导基金拟投资方向看,押宝目标是围绕5G的全产业链。

       早在今年2月,成都市政府印发《成都市促进5G产业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并称将设立总额不低于50亿元人民币的5G产业基金,通过市场化运作方式,支持5G优秀企业发展。

       4月,河南首座5G产业园在鹤壁淇滨区开园,淇滨区区财政还设立5G产业发展专项资金,鼓励社会资本与区财政共同设立产业发展基金,主要用于发展5G产业的培育和引进、项目建设。

       据了解,鹤壁5G产业园一期已实现5G网络全覆盖,京东“一基地三中心”、农业硅谷、国立光电等企业已顺利入驻。以5G网络、大数据中心和云服务平台为基础,5G产业的研发创新基地、生产制造基地和应用示范基地正在当地集聚。该园区目标是立足鹤壁市,辐射华北地区乃至中国,成为5G未来演进技术及业务应用的策源地、孵化地和集聚地。

       5月30日,北京市设立首只政府参与组建的5G产业专项基金,规模达50亿元。该基金由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投融资平台亦庄国投、北京市科技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共同设立,将重点投资5G产业链上中下游国内外技术领先的高科技企业。

       目前,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已聚集30余家产业链上中下游企业,实验性5G基站数量超过200个,已经开通的5G基站超过50个,2019年底预计将会有超过200个5G基站具备使用条件,实现5G网络在60平方公里范围内全域覆盖。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有关负责人介绍,未来开发区将在5G领域重点耕耘三个方向:一是推动5G基础设施及平台建设;二是重点发展天线、滤波器、光芯片等关键技术;三是提前规划车联网、8K高清等5G场景应用。

       湖北省也在积极布局。长江产业基金宣布与中国信科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打造总规模为50亿元的中国信科5G产业投资基金,培育5G创新企业,共同布局湖北省的5G产业集群。


企业发力应用场景

       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认为,相比于以往的移动通信技术,5G连接速度更快,但其优势更突出地表现在支持海量连接、时延低、可靠性高方面,这决定了5G最能带来颠覆性改变的领域将是各类垂直行业,即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行业。目前在自动驾驶、远程手术的场景案例中,5G在产业场景下的应用将远不止于此。

       北京市经信局发布《北京市5G产业发展行动方案(2019年—2022年)》。行动方案明确,北京城市副中心、北京新机场、2019年北京世园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长安街沿线升级改造等五个重大工程、重大活动将成为5G典型场景示范应用窗口。按照计划,到2022年,北京市将实现首都功能核心区、城市副中心、重要功能区、重要场所的5G网络覆盖。

       据了解,中国移动早在2016年便在全球范围不断扩张规模,成立了5G联合创新中心,还牵头成立了5G联合创新产业基金,基金总规模300亿元,首期100亿元募资已经完成,对5G创新应用进行战略扶持。面向全球成立5G联合创新中心,目前已经建成22个实验室,汇聚超过500家合作伙伴,创新近百个5G应用场景。

       中国联通成立了5G创新中心,最先突破的10个方向,包括新媒体、体育、医疗、教育、交通、无人机等。

       工信部信息发展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闻库在此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最有可能率先落地的5G应用,可能是沿着4G路径往前走的消费领域引用,如超高清视频、新一代社交网络、浸入式游戏等。

       而在业界看来,作为5G商用的主要方向,科技赋能的娱乐产业将迎来颠覆式的发展。据普华永道6月5日发布的《2019年—2023年娱乐及媒体行业展望》报告显示,中国虚拟现实和播客(包括各种网络广播和音频节目)的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35.9%和34.6%,以“优爱腾”为代表的OTT视频和以KPL为代表的电子竞技产业,未来五年会有超过20%的复合年增长率。

       英特尔《5G娱乐经济报告》显示,在未来10年(2019年—2028年),全球传媒与娱乐产业将争夺累计近3万亿美元的无线营收机会,其中,5G网络带来的业务将占到营收机会的近一半,约1.3万亿美元。

       5G、网络安全、游戏是嘉实文体娱乐看好的未来三大高景气行业。嘉实文体娱乐基金经理王凯分析道,随着5G规模建设开启,前期网络建设阶段的通信网络设备环节有望优先受益,中期大流量的视频、云游戏、VR/AR受益,远期车联网、物联网等环节逐步受益。

       不仅是产业基金和私募基金,从公募基金2018年四季度至今的持仓数据来看,5G的出境频率最高。机构认为,5G投资行情会在2019年展开,并于2020年加速。


国产“硬科技”崛起政府引导基金先行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范媛

       “科技变革在中国成为共识,并汇成一股洪流。从政府到民间,共识就是必须投资科技,尤其是硬科技。”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的判断得到很多人的认同。随着国家财政支出方式转变和VC/PE行业的快速发展,政府引导基金已经成为人民币基金LP的中坚力量,聚焦“硬科技”早期投资也成为必然担当。


地方热情

       “硬科技”概念最早在2010年被提出,指以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术、光电芯片、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在科技创新体系中,硬科技是比高科技更核心、更高精尖的原创性技术。而在硬科技领域探真知、出成果、促发展,并且为原创科技成果转化、为国民经济发展作出贡献,是硬科技投资坚守的理念。

       近三年来,围绕硬科技布局的地方政府引导基金不在少数。2017年在西安市政府引导基金体系下,西安市围绕硬科技整合产业资源,设立了目标总规模1000亿元的硬科技产业基金。该基金支持西安光机所设立了我国首只专注于“硬科技”的天使基金——西科天使,主要投资拥有核心技术、高成长潜力的种子期、初创期“硬科技”企业。

       据公开信息整理,目前已运作管理并形成13只硬科技创投领域的市场化基金集群,基金总规模达51亿元,累计孵化军民融合、光电、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等领域硬科技企业230家,市值过亿元的项目数量已超过50%,近60个项目完成后续轮融资,实现纳税过亿元。

       2018年11月,科创板横空出世,随后出台的文件明确提出,科创板将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市。硬科技重点涵盖的八大领域与科创板支持的六大方向基本一致,此后,“硬科技”概念成为各地政府引导基金的新方向。

       在5月9日举行的2019全球(青岛)创投风投大会上,青岛正式发布设立了科创母基金。该基金得到了山东省政府的支持,首期120亿元,其中,山东省出资20%,青岛市出资25%,社会出资55%。据了解,科创母基金聚焦硬科技,对标科创板,将重点支持原始创新、成果转化及高端科技产业化项目培育。参股初创期子基金的资金不低于60%,用于直接投资项目的不高于40%。

       进入2019年后,已经在尖端科技领域深度布局的北京地区的政府引导基金再次频频出手。1月,由北京市国资委设立的北京创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揭牌,是北京国资系统唯一一家专注于高精尖产业发展的投资公司,任务是代表当地政府向新经济领域展开投资,并将对信息技术、集成电路、电动汽车和新材料等诸多领域展开直接投资,融资额100亿元。

       紧随其后,5月31日,北京首只硬科技基金——北京硬科技基金正式成立,由北京科技创新基金、三峡资本、实创集团、国投创合、中植资本、中科创星共同出资设立,设立规模6亿元,实际到位9.2亿元,超额募集3.2亿元。将主要投向中科院相关科研院所和国内重点院校的科技成果转化项目,面向下一代信息技术和智能制造等硬科技领域,以自主研发为主,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持续积累形成的高精尖原创技术项目,这些项目的特点是具有较高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被复制和模仿的难度较大,并有明确的应用产品和产业基础。


政策松绑

       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曾经给中国未来10年科技投资机会提供了两个关键词:硬科技和全球化。

       “与其他行业相比,硬科技创新难度更大、风险也更大,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持续积累,这样的企业需要更大的成长空间,需要各界的包容和支持。”柔宇科技副总裁樊俊超表示。

       作为由政府出资的产业基金,其核心目的是支持创业企业发展,利用资本的杠杆效应去挖掘社会价值。但一直以来,由于区域性和政策性问题,引导基金并没有完全释放活力,甚至在早期投资领域很少有所建树。

       “目前更多的引导基金是政府投20%左右,然后GP再去市场上融80%,由于国内的LP群体还没发展到很成熟,逐利色彩更重,更多关注能不能在短期取得回报,所以最后基金的期限和投向都会受到影响,导致最后这些资金没有大量用到科技创新当中,而是用到了商业模式创新上。”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认为,政府的引导基金要更好地支持早期科技的发展。

       2018年,北京市科技创新基金设立方案中明确,要以全球视野,通过政策设计和创新服务模式,同国内外高校院所等创新源头以及创业投资、龙头企业等社会资本形成合力,实现“三个引导”。一是引导投向高端“硬技术”创新,避免投向商业模式创新或中低端技术。二是引导投向前端原始创新,及早跟踪并介入原始创新,提高原始创新能力,引导高端科研人才落地北京创新创业。三是引导适合首都定位的高端科研成果落地北京孵化,培育“高精尖”产业,为其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广第二批支持创新相关改革举措的通知》,通知提出,将在京津冀、上海、广东(珠三角)、安徽(合芜蚌)、四川(成德绵)、湖北武汉、陕西西安、辽宁沈阳等8个区域内,推广第二批支持创新相关改革举措。要针对地方股权基金中的种子基金、风险投资基金设置不同比例的容错率,推动种子基金、风险投资基金投资企业发展早期。

       在业内人士看来,该政策出台充分调研和考虑了政府引导基金投资早期项目遇到的瓶颈和困难,目的在于引导和帮助科创企业发展,并对引导基金提供实操依据和办法。

       重庆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贺亚军认为,此次关于容错率的设定,目的是鼓励引导基金进行更多的大胆尝试,让资金松绑并释放活力。此次政策的引导作用是非常强的,会鼓励更多的引导基金关注早期和勇于向正在成长的科创公司服务。

       这次政策松绑为更多地方政府引导基金进入“硬科技”创业投资早期提供了可能。盛世投资董事长姜明明认为,在未来三年到五年,政府引导基金、国有资本、金融机构三类核心LP将影响创投行业的走向。

       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认为,硬科技产业以后应该不用太担心资金问题了。“二级市场一旦被调动起来,一级市场的资本也会随之流入,这是正常现象。虽然短期内可能会出现投机资本带来的泡沫,但从长远来看,通过科创板引导资本配置到科技创新领域,让经济脱虚向实,这是国家推出科创板的根本目的。”